Archive for the ‘Life’ Category

2009.12.25.

Saturday, December 26th, 2009

去电影院看了三部电影:《Avatar》《Sherlock Holmes》《Up in the Air》。

《Avatar》是视觉上最震撼的一部;最触动我的却是《Up in the Air》;对《Sherlock Holmes》这部片有点失望 :Guy Ritchie的运镜离开了他自己原创的剧本好像就失去了生命力,仿佛一部普通的好莱坞掠奇式商业电影。

《Avatar》大概是电影科技的又一个里程碑。James Cameron在George Lucas和Jack Peterson后再一次展示了技术的魅力。同样作为史诗巨片,《Avatar》在想象力和波澜壮阔程度上都完美超越了《Star Wars》和《The Lord of the Rings》。电影结束后全场起立鼓掌。

《Up in the Air》,我本来没有听说的一部电影,看完以后却有很多感触。这是一部平平淡淡有点温情(但不煽情)的很「美国」的电影:很应美国现在高失业率环境;很多美国地理;以及反映了当下部分美国中产阶级的价值观。剧本是本片最大的亮点:切入点非常好;故事的发展也很好:没有大喜大悲,有转折但没有突兀;故事缓缓叙来给人真实的生活感。演员演的也非常好。虽然George Clooney还是带着明显的个人标签,但还不算过火。两名女配角,尤其是演Alex的演员,表现堪称典范。这部电影没有去简单的阐述了一些价值观,如果用一种cynicism的观点,价值观说教对于一个真正面对困难的人没任何用,就好像你和一个孤儿说:家庭是一个人的依归;和刚失恋或离婚的人说:爱情和婚姻是复杂的,要拿得起放得下坦然面对;和刚失业的人说:工作很重要,但不是人生的全部。对他们来说这些有意义吗?我不知道。甚至片中的男主角本身就是一个cynicism的人。他的工作是帮企业解雇人,面对将要失去工作的人,他也只能说一些他自己也不知道有用没用的话。日复一日的生活也渐渐让他失去对生活的触觉和目标。平静的湖面也会泛起涟漪,有一天他也心魔微扰,想寻求一点改变。但现实又无情的把他摁回原地。走了一段弯路,从失望中恢复过来,生活还如往日一般继续。但是这段经历让他恢复了一些心灵的触觉,开始感受到他人的感受……这部电影没有完美的大团圆式结局,但是不温不火的情节却让人思考:家庭,人生,工作,爱情,婚姻的意义是什么。也许真实的人生本身就能引发人的思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电影也没有给出标准的解答。我只能说看完电影以后我的心里有一点温暖的感觉。

晚上看完电影,回家的路上下着小雨,雪开始融化了。

Google Wave

Saturday, November 14th, 2009

用了一阵Google Wave了。当然还是有很多bug。但是也有一些不错的功能。最重要的是非常强大的扩展功能。比如现在的 \LaTeX 实现就是一个扩展。

最常见的扩展有三种(严格的说只有两种)。Gadget, extension和bot。Gadget可以直接插入到wave当中,比如map或者sudoku;在对话参与者中加入bot可以自动修改某些对话内容,比如LaTeXy。Extension相当于扩展了wave的界面,可以和gadget或者bot结合。

几个链接:

现在还剩一些邀请。需要的人告诉我吧。

科学和艺术的一个区别

Wednesday, November 4th, 2009

科学结果都是peer reviewed。就是说评定科学成果的人必须也是从事同样工作的。

艺术这个行当却是别人说了算。简单的说一大堆电影评论家,小说评论家,等等都是做这个工作的。如果艺术好坏要艺术家自己来评判会怎么样呢?还是说其实他们自己也搞不懂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Science is what we understand well enough to explain to a computer. Art is everything else we do.
— Knuth

一点回忆﹒C

Wednesday, August 26th, 2009

离开中文大学也好几年了。
大家工作学习各忙,也很少联系。
今天做梦突然梦到陈年往事,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记忆难免失实,大家就当小说看吧。

C是我大学的室友,之一。
一个双鱼座自称多愁善感的男生。
只可惜宝玉生在了工学院水土不服(此处有春秋笔法之嫌)。

C君是一个动漫达人。
而且我认为是到了一定的境界。
有些人看日本动漫,言必称钢炼,或是买了一大堆高达模型。
他们对动漫的态度是仰视。
C君则不同。
他可以陶醉于漫画的虚拟世界,又可以对漫画做客观的评价。
走进去,又走出来。他是以一种俯视的姿态去看。

一群动漫达人讨论某漫画A的虚拟世界,我因为没什么研究通常插不进嘴。
平时完全听不到C讲动漫。就好像扫地僧从不和别人切磋武功。
这时则可以和他们酣畅的讨论A的虚拟架构。之后,
不经意的又淡淡的飘出一句其实我认为B的世界观更好。
众达人往往都安静下来。因为连他们也没听过B。
稍有见识者会说,我也只是听闻而已,没有亲见。
C君于是就沉默了,大概是独孤求败难逢敌手后的心情吧。

很多人走出来以后就曾经沧海难为水了。
但是C君让我更佩服的则在俯视的同时仍能继续保持一份热忱。
这大概是另一个更高的境界吧。
不知道他现在的修为如何了?

我们大二的时候修一门专业课。
教授上课的时候喜欢独乐乐,而非众乐乐。
于是我们下课后还需要自己研读课本。
倒是导修课的姐姐讲的非常浅显易懂,兼之外表非常可爱。
按现在的说法可谓之萌吧。
我不记得我的出勤率了。
C大概是一节导修课都没有漏掉的。
这有多不正常呢?
这样说吧,C大一的时候大概有一半的出勤率。
大四的时候大概会去听第一周的课。
大三的时候大概会出席第一周和最后一周。
大二大概在大一和大三之间吧。
但是导修课C是从来不去的。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我也从没见过导修课这么多人的。
工学院的一大帮饿狼们可能都心照不宣吧。

但是世事难料。
我们一次几个男生一起吃饭。
话题自然转到了女生。
C突然说我太喜欢M了。
M就是很萌的助教。
一个男生高调的宣称喜欢一个女生。
我们突然觉得事情有点严重。
于是大家开始泼冷水。
曰:M是博士,至少比你大N岁吧。
C摇摇头不置可否,似乎觉得这个理由不成立。
又曰:M脸上那个雀斑也太明显了吧。
C说,不会啊,我觉得很可爱啊。
又曰:不会是老年斑吧。
怒视。
众人静默。大家开始转移话题。

期中考试。
C和我是全班惟二的满分。
我们系试卷一般是在课堂上发的,没出席的人自己去找助教拿。
C自然是没有去上课。

晚上吃饭,C眉飞色舞,似乎颇得意。
于是问他怎么这么高兴?
C说,今天去找M拿试卷。
M先问他名字。
他报了名字以后。
M马上说你就是那个满分啊,
然后马上就从一大堆试卷(注:可见出勤率之低)里找出他的给他。
还说你做的非常好。
按C的说法,M对他非但有印象,而且印象颇佳。
而期中的满分更是给他加分不少。
C说近距离看M太漂亮了,没化妆,皮肤也很好,声音也很好听。
我说我也是满分啊。
C说,去。

之后上导修课C开始积极提问。
一个学生在不是关于考试内容的课上乱提问还是很少见的。
有没有引起M的特别注意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有一个问题我们是注意到了:C的广州话是说的不太好的。
这也可能和大一广东话堂出勤率低有关。
而M是本地人。
这样问问题有时候对方听不懂只好用英文再重复一变。
两人之间隔着一个双方都不熟的语言,这样的交流似乎也不是很顺畅。
后来再C又一次称赞M可爱时,有人终于提出:你广东话那么烂,你们怎么交流啊。
C于是沉默了。
过了许久,我们已经换过N个话题之后。
C突然插入一句,我要学好广东话。
广东话没有立竿见影好起来,但C问问题的次数明显减少了。
但是C这时还是保持了对M的执着。我们谈话中间或还是会有M的出现。
真正幻想破灭要到期末考试之后了。

香港的学期是非常短的。
期中之后马上就到了期末。
M助教的这门课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大家都准备的很认真。
C还是我行我素。
考试复习周看漫画的时间大概也远多过看课本的时间。
相对论对于学生的我来说就是:时间距离考试越近过得越快,在考试的那几个小时达到极限,考完以后却又突然慢下来。
转眼间,我已经坐在了考场里。
和期中比,期末还是难了不少的。
关键是题目量增加了不少。
时间和期中一样,量大概多了一倍吧。
考场的规定是过了30分钟就可以交卷。
但是对试卷有疑问也要在前30分钟提出。
一到30分,教授就马上逃离考场,似乎怕有人对考卷提出质疑。
我们都还在埋头做题。但一个身影从眼前闪过。
眼睛一瞥,C把试卷交给了M。
一共6道题我才做到第2道。
想到他之前看漫画,不会是放弃了吧。
但考试是紧张的,也容不得我多思索。

考完出来,C已经在宿舍看漫画了。
晚上众人吃饭的时候,所有人都大惑,你怎么那么早交卷?
就算不会做也要死撑到最后一分钟吧。
C淡淡的说我已经做完了啊。
众人大惊。
有坐在前排的人证实C所言非虚。
他交卷的时候,助教还翻了一下答题簿,似乎都已经写满了。
C这时有点得意说,哈哈,M也一定在心里说这个学生很厉害呢。
我们这时也有点佩服C了,考试的难度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虽然M怎么想我们谁也不知道。

但是世事难料。
很多事来的快,去得更快。
正如诗云: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我们学期结束后一般会请学长吃饭。
学长对系里情况了解得比较多,平时有很多问题都经常请教。
饭席间大家笑谈到爱情的力量使C考试发威。
学长似乎也来了兴趣,问是哪个助教。
大家和盘托出。
学长突然笑道,年龄的确不是问题。M大概也就大我们两三岁吧。
但是不要有非分之想了。她刚刚结婚。
其实我们也有点吃惊,大二的时候对婚姻实在没有概念。
C的表情就要用错愕来形容了。问,真的?
学长说,绝对没错,前两天她还在系里发喜糖呢

学期结束没多久,大家一般都回自己家了。
不知道C在家的心情是如何呢?
这门课后来C理所当然的拿了A,但
之后的学期C似乎是没有再选M助教的课了。
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

后记:
回忆就像海潮。
一个梦让我寻回了久违的大学的感觉。
但醒来后没多久,这感觉就消失殆尽。
潮涨潮退,留下的印子就是上面的一点文字吧。

09/08